本文轉載自 大紀元

美國編劇協會美國影視製片人聯盟就提高編劇待遇的最後一次談判於北京時間昨日凌晨在洛杉磯開啟,但經過10個小時的較量,談判最終仍以失敗告終,聯邦調解機構希望編劇放棄罷工的最後一絲希望破滅,編劇們放下手中的筆,拿起告示牌走上街頭。時隔近20年,歷史上不多見的美國編劇大罷工再次於昨日拉開序幕。

 
談判尚未結束,美國編劇協會東海岸分會已經於美國東部時間昨日中午12點01分開始罷工,西海岸分會則在3小時後開始罷工。「當我們徵詢是否能延遲罷工從而使談判得以繼續的時候,他們拒絕了。」製片人聯盟主席尼克.康特爾說,「我們試圖在會談中就一些關鍵問題與他們重新交涉,如網絡和新媒體等方面,但是協會最終不願意在他們的需求上做出妥協。很不幸,他們選擇了不負責任的行動。」
第一批罷工警戒線當地時間昨日早晨出現在紐約洛克菲勒中心NBC電視網的總部門口。而在洛杉磯,編劇們計劃在14個好萊塢公司和工作室所在地點設立警戒線。協會成員被告知罷工抗議是一項義務,他們紛紛表示希望每週花至少20個小時站在警戒線內示威。

受罷工影響最直接的是日播的脫口秀類節目,如NBC台的《傑.雷諾今夜秀》和CBS台的《大衛.萊特曼深夜秀》,這種節目多以當下時事為話題,仰賴編劇的即時創作。據悉,受罷工波及,這兩個節目都將臨時取消直播,改為重播以前的節目。

年收入20萬美元的編劇為何走上街頭?

在美國,同一工會的各個成員通常荷包尺寸相當,然而已經於昨日開始罷工的美國編劇協會卻很不同。在編劇協會平均年收入20萬美元的1.2萬名成員之中,既有肖恩達.萊姆斯(電視劇《實習醫生格雷》的主創)這樣年收入500萬美元的電視編劇兼製片人,也有很多稚嫩的新手———如果他們有工作,每年只能掙不到5萬美元。根據編劇協會提供的數據,其西海岸分會48%的成員處於失業狀態。編劇協會內部經濟狀況的差異使得這次罷工變得複雜化。

協會內部貧富差異懸殊

有觀察家指出,罷工的效率取決於協會管理內部「富人」和「窮人」的能力。「在這個協會內部,各人之間的經濟狀況早就很不同了。」某電視製作公司的律師丹尼爾.H.布萊克表示,「如果罷工持續超過一個月,協會將面臨成員挑戰領導的棘手問題。」

不過編劇協會並不同意這種說法。「我們要通過罷工解決的問題涉及各個收入水平的人。」西海岸分會的負責人傑夫.赫曼森表示,「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團結一致的狀況。」而東海岸分會的發言人謝裡.戈德曼說:「如果大家要問編劇梯隊中位於上層的人和位於下層的人在罷工決心上有什麼分歧的話,答案是絕對的『沒有』。」

底層編劇真正獲利

編劇們這次也許真的很團結,但罷工給協會各個成員帶來的影響肯定是不同的。利潤提成對資深編劇維持生計來說不是什麼關鍵性問題———他們收入的大頭來自一次性付款和與大公司的直接交易,因此這些人比其他編劇需要冒更大的風險。底層編劇和無業編劇才需要利潤提成來支付房貸———他們才是最能通過罷工獲利的人。「有活幹的編劇習慣了穩定的收入和一定的生活方式,因此短時間內他們肯定會不適應。」維亞康姆傳媒集團的前任CEO弗蘭克.比昂迪表示,「而對那些沒有工作的編劇來說,罷工算不得什麼大事。不工作就是他們的慣常狀態。」

根據編劇們上週三到期的上一份合同,六家大電影公司給原創劇本的稿費是最低10.6萬美元,各大電視網給電視劇劇本開出的價碼約為:黃金時段喜劇類2.1萬美元,黃金時段劇情類3.1萬美元。許多編劇掙得遠比此多。大電影公司出品的電影劇本稿費至少有100萬美元,而知名編劇每部電影也許能拿到400萬美元。根據美國影視製片人聯盟給出的數據,好萊塢編劇的平均年收入為20萬美元。與洛杉磯縣居民以及大多數美國人的平均年收入相比較,這已經很高了。根據政府數據,洛杉磯縣去年的人均年收入為5.26萬美元,美國全體人口的個人平均所得約為2.5萬美元。

分成不均編劇前途堪虞

不過,事情都是相對的。編劇們將他們的收入與演員、導演和影視公司主管們比較,發現了大幅度加薪的需要。根據編劇協會所說,協會編劇的收入增加率尚不及整個娛樂工業利潤增加率的二分之一。許多編劇還抱怨說,在大公司眼中,他們是可有可無的人。編劇詹姆士.歐文上週在他的博客上寫道:「我們被利用,毫無力量,是多餘的人。」

此外,協會中各個層次的編劇都對好萊塢越來越青睞非協會勞動力的現狀嚴重不滿。上世紀80年代中期,根據協會的數據,影視行業內95%的編劇崗位由工會成員佔據,這個份額如今降到了55%,因為娛樂業開始大量使用協會外的編劇來製作動畫片、真人秀。結果,各個收入水平的編劇都感覺到了壓力。「編劇中的大多數人幾乎無法維持生計,大多數編劇的事業生命也都很短暫。」《科南.奧布萊恩的深夜秀》的編劇之一克里斯.阿伯斯說,「如果這些公司將通過我們的創作發財,而我們在這個行業卻沒幾年好蹦躂了,那麼我們理所應當要求他們補償我們,好讓我們養家餬口。」

美劇「黑名單」

美國電視劇的編劇紛紛在編劇協會的公告牌上簽名來表達他們抗爭到底的決心。不過對美劇迷來說,這可是個噩耗。不少熱門電視劇都上了這份「黑名單」:

  《波士頓法律》

  《罪案終結》

  《CSI》

  《絕望主婦》

  《流言》

  《急診室的故事》

  《實習醫生格雷》

  《英雄》

  《豪斯醫生》

  《法律與秩序》

  《迷失》

  《神探阿蒙》《愚人善事》

  《俏媽新上路》

  《盾牌》

  《辛普森一家》

  《醜女貝蒂》

  《辦公室》 
  加油!! 
有人說越獄拖那麼久可能也是被罷工影響 不過是應該爭取的 
編劇真的很重要!! 主導劇情走向 是好電影好電視幕後的藏鏡人啊!!


早報記者越洋採訪美國娛樂律師:沒有一方會是「勝者」

針對美國編劇協會罷工事件對好萊塢娛樂工業造成的影響,早報記者越洋採訪了美國盛智律師事務所的資深娛樂律師羅伯特.達維爾。正忙於應對罷工對影視製作帶來的負面影響的他表示,這次罷工的不可避免是因為編劇協會與各大電視網和製片公司「積怨已久」,「罷工開始前,雙方已經進行了為期數月的談判,不過由於此次分歧實在太大,即使分別做出讓步,仍不能得到一個令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問:《超人》的編劇西沃特.格拉倫稱這場罷工是好萊塢的「中產階級」與「CEO」之間的一場戰爭,你對這種說法怎麼看?

答:這種說法並不准確。首先,在好萊塢有許多編劇報酬是相當豐厚的,每年進賬數百萬美元,遠超所謂的「中產階級」。其次,受罷工影響的包括業內各個階層,不只是製片公司高層。編劇協會認為製片公司「利用」了不少編劇,並且沒能給予他們應得的報酬,最後的決定要由CEO們做出,但他們代表的是公司的整體利益,因此幾乎所有相關業內人士都將受到此次罷工的波及。問:你對此次罷工事件作何預期?哪一方將是最終的勝者?

答:沒有一方會是「勝者」。歷史教訓告訴我們,此次爭端要想結束,雙方都必須做出讓步。

問:此次罷工事件將對娛樂工業造成哪些影響?

答:由於電影製作週期比較長,這次罷工產生的影響不會那麼快體現出來,因此是整個娛樂工業內受波及較輕的部份。受影響最直接的將是電視,尤其是脫口秀等即時性較強,又非常仰賴編劇的節目。此外,最大的「受害者」將是經紀公司和經紀人,因為編劇罷工也意味著他們暫時「失業」。不湊巧的是,此次罷工在聖誕節假期前發生,這無疑會使整個罷工週期被迫延長,從而會對整個娛樂經濟造成更大的創傷。

問:律師將在此次罷工中承擔何種角色?

答:大多數製片公司和電視網都有自己的專職律師處理與編劇協會的談判,他們是解決雙方糾紛的重要的一環。而其他娛樂工業的內部法律機構和律師也會因此特別忙碌。拿我來說,最近幾個月來我特別忙。為了避開罷工造成的影響,我必須加班加點在罷工開始前完成手頭上幾部電影和電視的製作合同。因此我的工作量比平時至少翻了個倍。

國內編劇待遇不公無協會撐腰 <= 指中國

美國編劇協會罷工一事在中國編劇界引起了討論,昨天記者採訪了圈內多位編劇,對於「罷工事件」,他們表示「大快人心」,同時透露國內大多數編劇同樣遭遇不公平待遇,「國內沒有編劇協會,沒有相關的法律去規範,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也很薄弱,所以拖欠、抵賴稿酬,劇本遭剽竊的事情時有發生。」

編劇酬勞僅佔投資8%

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中國編劇的報酬僅佔一部戲預算中的5%至10%。一般說來,北京的影視劇公司對劇本投資約占總投資的6%~8%,而上海比重更低。一般成熟編劇的費用,北京每集在2萬至4萬元間,上海每集則只有1萬至2萬元。只有知名編劇能在稿費之外獲得播出利潤分成,如知名編劇海巖,他可以獲得總利潤的20%至30%。而許多電影編劇更是只掙名不掙錢,記者從某電影製作公司處獲悉,有一部投資千萬元的電影,編劇的酬金才幾萬元。另外,行業內潛伏著大量被稱為「槍手」的人群,他們大多是影視專業院校未畢業的學生,替一些知名編劇寫劇本。製作公司一般開出每集1000元的價碼給這些「槍手」,但作品不會署其名字。雖然這個價格對「新人」來說已經不少,但因為是「暗箱操作」,通常他們的權益更加得不到保障,稿費真正拿到手是很不容易的事。

在「開工」前,編劇都會先收取定金,不同編劇收取的定金在全部報酬中所佔比例也不同:對於大腕和熟人來說,前期可以拿到五成定金;但大部份編劇只能拿三成,甚至是更低的10%。投資方對支付編劇報酬時限切分得越細,對每一個環節越有主動權,編劇隨時被「炒」的可能性也就越大。而且,比起大明星動輒上百萬元的片酬,編劇智力投資的回報無論如何都顯得有些微薄。而對於不成熟的劇本或不夠「腕兒」的編劇,投資方還可能隨時撤資或者丟棄劇本。

行業「霸王條款」多

某知名編劇對記者抱怨:「編劇行業『霸王條款』太多了。」他列舉了業內最常見的幾條「罪狀」,其一,編劇基本沒有發言權,任由製作方與導演擺佈,劇本修改要達到投資方要求的標準為止。「雖然編劇是對劇本最瞭解的人,但是他們卻沒有發言權,在挑選演員上永遠只能聽從導演的安排,沒有話語權。」據悉,在火熱的韓劇市場中,韓國編劇除了酬勞不菲,幾乎是中國編劇的二三十倍外,韓國編劇的地位也在導演之上,導演不能擅自修改編劇的劇本,演員修改台詞也是對作家的大不敬。其二,劇目不開拍不給編劇稅後的酬金,這其實就是變著法兒拖欠稿酬,因為首先,質量的認定標準十分模糊,完全由對方說了算;其次,開拍與否無法由編劇決定。很多人拿著劇本四處找資金,拿不到錢就不給編劇稿費,甚至不經編劇同意倒賣劇本版權,把拍攝中的難度和風險轉嫁給編劇。

在投資方不能如約履行合同的情況下,多數編劇只能忍氣吞聲,而選擇沉默的原因是:編劇賣劇本靠的是圈內人緣。某編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無奈地表示:「如果打官司,圈內的製作公司都會認為你是『刺頭』,對你敬而遠之,這樣今後寫的劇本就將面臨沒有市場的危機。而且打官司消耗掉的時日可能會使劇本失去很多可以投拍的機會。」所以編劇們只能經常吃啞巴虧。他透露,面對這些情況,現在很多編劇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把定金退還給製作方換回版權,再繼續奔走尋找下一個製作方。

◇名編劇的聲音

海巖:編劇連技術人員都不如

「不要說導演和演員,編劇現在就連一些技術人員都不如。」海巖告訴記者,實際上這其中存在一個市場供求關係的問題,「比如我在簽約的時候,就會特別在合約中註明,我的台詞、細節在前期和後期中都不能修改。但是現在很多編劇如果跟人家提出這樣的要求,人家很可能就不用他了,因為現在的市場還是編劇的供應大過需求,大部份編劇還處於找活兒干的狀態,目前是一個買方市場,編劇維權所面臨的問題非常複雜。」海巖還對記者坦言,國內編劇的地位問題在短期內很難有根本性的改變。

王海鴒:建議創建劇本資料庫

作為圈內另一位大腕,創作了《牽手》、《中國式離婚》等劇本的王海鴒認為:「大多編劇都會面臨投資方和導演對劇本進行所謂『二度創作』的問題,但實際上並不是所有的投資方和導演都有這個能力。可由於他們有決定生殺的大權,所以編劇只能忍氣吞聲。另外,如果劇作成功,投資方和導演會說這是他們『二度創作』的結果,如果失敗,則一切責任都是因為『劇本太爛』,編劇無從伸冤。」王海鴒認為應該將編劇的原創做成一個資料庫,在真正意義上實現對劇本的保護以及對編劇的尊重

 

luvje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