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校提供的網路硬碟瞧瞧
發現之前存了實習做的的活動紀錄
就PO上來啦 (應該沒有著作權問題吧 老師也應該希望推廣這樣的觀念:P)
老實說 當初在打這篇的時候還滿難過的 心情
不然我還滿享受這樣的實習工作 
可以聽演講把自己紀錄的東西呈交上去
雖然只是邊聽邊做內容的記述 還是很有意義


東海大學學生諮商中心  活動纪錄
活動主題:性騷擾防治宣導活動
(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 維護自己的身體自主權)
主講人:陳美華老師 (社會系)

性騷擾概念的發展
    1960年代英國倫敦郊區的家庭主婦不少是高學歷女性,全心投入家庭後因能力無法充分發揮感到煩悶而尋求心理醫師的協助,醫師卻告訴這些她們,婦女本就不應接受高等教育,這會使得婦女變得不知足。這些婦女在聚會中發現彼此都有這些困擾,同時並曾受到不想要的性關注,此時她們開始稱之為小強暴,意即雖不構成性侵害,但確實對其造成身心上不良影響。此時才逐漸形成組織,要求社會大眾正視女人有說不的權利。
老師提問:性侵害的要件(與性騷擾之區別)
    1979年美國女性主義法學家凱薩琳麥金儂提出性騷擾這個名詞,提出職場性騷擾涉及兩種不同層次的權力結構,一為性別權力關係,一為上下屬權力關係。她指出職場性騷擾其實就是某種形式的性別歧視(例:迫使女性在工作權與身體自主權中抉擇;對女性的有色眼光),突顯的是男女有別與男尊女卑,將女性視為性客體的性別政治意涵。
老師提問:身邊同學的差異性(外表差異現今亦被建構成階層關係)

台灣的發展
清華大學為男性居多環境,對女性權益不重視。
師大國文系強暴案促成首次反性騷擾大遊行,呼籲各界正視此問題。
法官判決:未反抗即不成立(反抗到至死不能反抗者才構成反抗之定義),原判合議性行為,後判通姦罪女方判赔台幣三十萬元。
北科大性騷擾案後教育界才開始正視。
北科大化工科老師強行在研究室擁吻學生,該學生向校方申訴無效,後經教育部將該老師解聘。申訴管道始逐漸出現在校園內。
證據取向,蒐證沒做好,受害者常被反指控為加害者。
國小導師當眾要求學生脫褲子作蟯蟲檢查。
國中輔導老師從學生日記得知其與隔壁班同學發生性關係,未徵詢該同學之同意即告知家長,造成雙方家長互提告訴,學生被迫轉學。
以上兩件案例顯示了校園內對未成年學童權益的漠視。
北一女學生在光天化日下於國史館廁所被姦殺案。
校園內女學生對時常需經過的幽暗小徑感到不安,人心惶惶。
強姦犯在逃期間,政府對女性的不適當呼籲(不暴露 / 不獨行 / 少外出/隨身攜帶防身工具)。
以上三例均顯示了公共空間對女性的不友善。

小學生具性意味的遊戲,可看出其性界線的模糊及對性騷擾概念理解的不同。
國高中生盛行的阿魯巴遊戲,除了與性的連結亦是同儕之間的認同過程。
國中男學生廁所命案。該名男學生在校常因偏女性化的行為特質受其他男同學欺凌,某日被發現倒臥在學校廁所血泊中,校方在第一時間湮滅證據,並聲稱該生是意外跌跤致死,學生家長不服提出上訴,才改判認定校方有提供安全環境之責任。
以上例子皆突顯了學校在性教育方面的重要性。

學生提問:男性對男性的性騷擾比例為何 / 對女性專用車廂的看法
老師回答:無法給予確切比例的答覆,因願意透露並討論的人不多,故無法得知;有些學校有學長制,學長對學弟性騷擾的情況並不少見。
捷運內燈光明亮,不見得需要專用車廂,但可增加車廂數以因應乘客數量;隔絕並非解決之道,應讓男人學得尊重,但從在場性別比例看來,似乎願意學習的男性並不多。
除了要知道如何因應各種情況,也要有當自己身體主人的認知與行動。
女性常是性壓抑的,此常成為男性施暴的藉口,女性應該正視自己的慾望。
商業化社會及愛情神話傳說型塑了粗暴追求腳本,也助長了暴力的正當性。

 

luvjere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